那有我这样我

如果你驯养了我



文/安东尼·德·圣-埃克苏佩里


“来和我一起玩吧,”小王子建议道,“我很苦恼…” 



“我不能和你一起玩,”狐狸说,“我还没有被驯服呢。” 



“啊!真对不起。”小王子说。 



思索了一会儿,他又说道: 



“什么叫‘驯服’呀?” 



“你不是此地人。”狐狸说,“你来寻找什么?” 



“我来找人。”小王子说,“什么叫‘驯服’呢?” 


“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,”狐狸说,“它的意思就是‘建立联系’。” 



“建立联系?” 



“一点不错,”狐狸说。“对我来说,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,就像其他千万 

个小男孩一样。我不需要你。你也同样用不着我。对你来说,我也不过是一只狐 

狸,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。但是,如果你驯服了我,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。 

对我来说,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;我对你来说,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。” 



“我有点明白了。”小王子说,“有一朵花…,我想,她把我驯服了…” 



“这是可能的。”狐狸说,“世界上什么样的事都可能看到…” 





可是,狐狸又把话题拉回来: 



“我的生活很单调。我捕捉鸡,而人又捕捉我。所有的鸡全都一样,所有的 

人也全都一样。因此,我感到有些厌烦了。但是,如果你要是驯服了我,我的生 

活就一定会是欢快的。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。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 

躲到地下去,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。再说,你看!你 

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?我不吃面包,麦子对我来说,一点用也没有。我对麦田无 

动于衷。而这,真使人扫兴。但是,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。那么,一旦你驯服了 

我,这就会十分美妙。麦子,是金黄色的,它就会使我想起你。而且,我甚至会 

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…” 



狐狸沉默不语,久久地看着小王子。 



“请你驯服我吧!”他说。 



“我是很愿意的。”小王子回答道,“可我的时间不多了。我还要去寻找朋 

友,还有许多事物要了解。” 



“只有被驯服了的事物,才会被了解。”狐狸说,“人不会再有时间去了解 

任何东西的。他们总是到商人那里去购买现成的东西。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购买朋 

友的商店,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。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,那就驯服我吧!” 



“那么应当做些什么呢?”小王子说。 



“应当非常耐心。”狐狸回答道,“开始你就这样坐在草丛中,坐得离我稍 

微远些。我用眼角瞅着你,你什么也不要说。话语是误会的根源。但是,每天, 

你坐得靠我更近些…” 



第二天,小王子又来了。 



“最好还是在原来的那个时间来。”狐狸说道,“比如说,你下午四点钟来, 

那么从三点钟起,我就开始感到幸福。时间越临近,我就越感到幸福。到了四点 

钟的时候,我就会坐立不安;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。但是,如果你随便什么时 

候来,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…应当有一定的仪式。” 



“仪式是什么?”小王子问道。 



“这也是一种早已被人忘却了的事。”狐狸说,“它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 

子不同,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。比如说,我的那些猎人就有一种仪式。他 

们每星期四都和村子里的姑娘们跳舞。于是,星期四就是一个美好的日子!我可 

以一直散步到葡萄园去。如果猎人们什么时候都跳舞,天天又全都一样,那么我 

也就没有假日了。” 



就这样,小王子驯服了狐狸。当出发的时刻就快要来到时: 



“啊!”狐狸说,“我一定会哭的。” 



“这是你的过错,”小王子说,“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,可你却要我驯 

服你…” 



“是这样的。”狐狸说。 



“你可就要哭了!”小王子说。 



“当然罗。”狐狸说。 



“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得到。” 



“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,我还是得到了好处。”狐狸说。 



然后,他又接着说。 



“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吧。你一定会明白,你的那朵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玫 

瑰。你回来和我告别时,我再赠送给你一个秘密。” 



于是小王子又去看那些玫瑰。 



“你们一点也不象我的那朵玫瑰,你们还什么都不是呢!”小王子对她们说。 

“没有人驯服过你们,你们也没有驯服过任何人。你们就象我的狐狸过去那样, 

它那时只是和千万只别的狐狸一样的一只狐狸。但是,我现在已经把它当成了我 

的朋友,于是它现在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。” 



这时,那些玫瑰花显得十分难堪。 



“你们很美,但你们是空虚的。”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,“没有人能为你 

们去死。当然罗,我的那朵玫瑰花,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。可是, 

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,因为她是我浇灌的。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。 

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。因为她身上的毛虫(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 

而外)是我除灭的。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,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。 

因为她是我的玫瑰。” 


摘自《小王子》
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