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有我这样我

人生的真谛


文/亚历山大·辛德勒


  人生的艺术,只在于进退适时,取舍得当。因为生活本身即是一种悖论:一方面,它让我们依恋生活的馈赠;另一方面,又注定了我们的对这些礼物最终的弃绝。正如先师们说:人生一世,紧握双拳而来,平摊两手而去。

  人生是如此的神奇,这神灵的土地,分分寸寸都浸润于美之中,我们当然要紧紧地抓住它。这,我们是知道的,然而这一点,又常常只是在回顾往昔的时候才为人觉察,可是一旦觉察,那样美好的时光已是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凋谢了的美,逝去了的爱,铭记在我们的心中。尤为让人痛苦的是,回想起当那种美正闪烁其华之际,我们却熟视无睹;当那种爱正娓娓倾诉之时,我们却不曾回报以琼琚。

  人生真谛的要旨之一是 —— 告诫我们不要只是忙忙碌碌,以至错失生活的可叹、可敬之处。虔诚地恭候每一个黎明吧!拥抱每一个小时,抓住宝贵的每一分钟!

  执著的对待生活,紧紧的把握生活,但又不能抓的过死,松不开手。人生这枚硬币,其反面正是那悖论的另一要旨 —— 我们必须接受“失去”,学会怎样松开手。

  这种教诲是不易接受的。尤其当我们正年轻的时候,满以为这个世界将会听从我们的使唤,满以为我们全身心投入所追求的事业都一定会成功。而生活的现实仍是按部就班地走到我们面前——于是,这第二条真理虽是缓慢的,但也是确凿无疑地显现出来。

  我们在经受“失去”中逐渐成长,经过人生的每一个阶段,我们在失去娘胎的保护后来到这个世界上,开始独立的生活;而后又要进一系列的学校学习,离开父母和充满童年回忆的家庭;结了婚,有了孩子,等孩子长大,又只能看着他们远走高飞。我们要面临双亲的谢世和配偶的亡故;面对自己的经历逐渐的衰退;最后,我们必须面对不可避免的自身死亡——我们过去的一切生活,生活中的一切梦都将化为乌有。

  但是我们为何要臣服于生活的这种自相矛盾的要求呢?明明知道不能将美永久保持,我们为何还要去造就美好的事物?我们知道自己所爱的人早已不可企及,可为何还要自己的心充满爱恋?

  要解开这种悖论,必须寻求一种更为宽阔的视野,透过通往永恒的窗口来审度我们的人生。一旦如此,我们即可醒悟——尽管生命有限,而我们在世界上的“作为”却为之织就了永恒的图景。

  人生绝不仅仅是一种作为生物的存活,她是一些莫测的变换,也是一股不息的奔流,我们的父母通过我们而生存下来,我们也通过自己的孩子而生存下去。我们建造的东西将会留存久远,我们自身也将通过他们得以久远的生存。我们所造就的美,并不会随我们的湮灭而泯灭。我们的双手会枯萎,我们的肉体会消亡,然而我们所创造的真、善、美则将与时俱在,永存而不朽。

  不要枉费了你的生命,要少追求物质,多追求理想。因为只有理想才能赋予人生意义,只有理想才能使生活具有永恒的价值。
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