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有我这样我

我就要沉默了



文/普希金  

译/戈宝权

  
我就要沉默了!然而,假如这琴弦

  
能在我忧伤时报我以低回的歌声;

  
假如有默默聆听我的男女青年

  
曾感叹于我的爱情的长期苦痛;

  
假如你自己,在深深的感动之余,

  
能将我悲哀的诗句悄悄地低吟,

  
并且喜欢我心灵的热情的言语……

  
假如你是爱着我……哦,亲爱的友人,

  
请允许我以痴情怨女的圣洁之名

  
使这竖琴的临终一曲充满柔情!……

  
于是,等死亡的梦覆盖着我永眠,

  
你就可以在我的墓瓮前,感伤地说:

  
“我爱过他,是我给了他以灵感,

  
使他有了最后的爱情,最后的歌。”

  
1821

 

评论